3/14/2010

一個醫科女生的獨白

我是中大醫學院的三年級生。上星期六,我參加了一個跨大學學生聚會。坦白說,我是很怕參加這類活動的,因為每一次介紹完自己,問過別人是哪所大學哪個學科的,然後我就找不到任何話題了,對方很自然地就去和更有趣的人說話,我總是變成透明。

這個聚會的學生來自不同院校,偶爾會組織一些義工活動,這一次則是純粹聯誼。他們的義工活動我參加過,覺得滿有意義的,畢竟讀醫的生活不但忙碌以外,也很枯燥,所以想讓生活變得多彩一點。我預想得到,畢業之後只會越來越忙,更沒有自己的時間,所以想趁着在學校,多參加不同的活動。

我和這個組織的人不算熟,而且自己是慢熱的人,最初也想過要不要出席。不過既然打算改變自己,嘗試變得活躍點,那就豁出去吧!

大夥兒先去打保齡球。很自然地,運動比較好的男生在一塊比賽,我們比較弱的女生一組。男生們誰也沒有要來認識我們,大概是因為我們幾個女生長得太平庸,也沒有打扮。

一個和我同年的女生中途加入,她沒有過來我們女生堆打招呼,直接就扎到了男生堆裏頭去,好像和他們很熟的樣子,並且談笑風生,有男生更拿相機替她拍照。有的女生特別受歡迎,這個我知道。她們會打扮,樣貌出眾一點,更重要的是,她們懂得高調地說笑,讓人家覺得風趣幽默,自然就受大家喜愛。

晚飯時,來的人更多,大家圍着長桌子坐,我說不出多少個人的名字,只好和在我右邊同樣安靜的女生說話。坐我左邊的女生從頭到尾都沒和我說過一句話,還很自然地把右手架在桌上,側背對着我,彷彿築了一道牆把我排除在外。對面幾個科技大學環球工商管理的男生一直在交換找工作和工資的情報,還有八卦女同學拍拖的消息。大家都努力刺探其他人的事情,而席間說話最多最吵耳的男生,居然在剛認識的朋友面前老說自己女友的事。但是我相信,當晚所有人都會記得他的名字。
吃過晚飯,他們提議去吃糖水,我躊躇要不要去。坦白說,那頓晚飯我真的食不知味,既要拼命想話題,等候時機加入對話,又怕他們覺得我太文靜太高傲,要在哄堂大笑的時候也跟着笑,雖然我根本不懂有甚麼好笑。

我還是跟他們去吃糖水了,因為我不想中途離隊,鼓起勇氣跟大家說再見,然後從他們冷淡的眼神看出他們連我叫甚麼都不知道,這樣太尷尬了。我寧願再捱一會,等他們一起道別散夥,我也不必難堪。我吃着有名的燉奶,腦海忽然響起陳奕迅《浮誇》裏的幾句——「人潮內 愈文靜 愈變得 不受理睬」,這不正是我的寫照嗎?

在地鐵車廂裏,我想自己擠進了多少人夢寐以求的醫學院,以後要幫助很多很多的人,我的一生很有意義……但是,為甚麼我並不快樂呢?

1 則留言:

  1. 今天新闻:獲一級榮譽學位 中大內地研究生自縊 遺書稱學業壓力 宿舍內USB線上吊

    一級榮譽,奖学金,医学院,入大企业,年薪过百万,这都是我们大多人的目标,去读书,进修,都是向这条路走。然而到达其位之时,不一定拥有快乐。

    怎可以快乐?我们都是生活富足的一群,是幸福的,但是否有了幸福,就不能拥有快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