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2011

Shine

趁假期收拾家裏東西,找回中學至大學時期經常聽的歌曲,其中有香港二人男子組合Shine的幾首歌,如重獲至寶。

《曼谷瑪利亞》歌詞說的是兩個同名但命運截然不同的女生,很有悲天憫人的胸懷。《燕尾蝶》講都市化的唏噓。《舊生會旅行》說舊同學長大後因為生活逼人都變得疏遠了。這些都是我很有同感的主題。除了這些比較沉重的歌曲外,Shine當然還有一些輕鬆活潑的歌,例如《一笑至知》、《熊貓》等,很能反映年輕的生活態度。

也許Shine早就注定輕輕地來到樂壇,然後輕輕的離去。歌迷肯定是有的,但他們的定位確實挺尷尬——二人男子組合素來是偶像派的專利(看日本的組合便知),但他們的歌曲主題太認真,情歌比例不(夠)多。反之,要是唱一些嚴肅點的歌曲,應該會採用樂團形式的吧?

喜歡他們最後的主打歌《鼎鼎大名》,唱出了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仍樂天的心境。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