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2012

喝酒會目賭的怪現狀

中國北方的飯局都是喝酒會。開始的時候敬一大輪酒,坐下吃飯不到三分鐘總有某某過來敬酒,即使大家誰也不認識誰。最近在遼寧「有幸」參與了一頓十三人一桌的晚飯,請客的是政府的人,主席是一個退休十多年的省級官員,拉了幾個高爾夫球友,介紹一輪以後也沒記住誰是誰,就開始敬酒,啤酒紅酒烈酒滿桌。

席間除了我們公司的人外,有兩個三四十歲的女客,一個是某中小企的總經理,另一個是音樂學校的鋼琴教師。後者向退休官員說:「X老,我太崇拜您了,我是您的小粉絲,讓我敬您一杯」,旁邊的人聽了便起鬨勸酒。我覺得這一句太經典了,很難想像香港會有人跟董建華說「我是您的小粉絲」。在大陸當官果然是非同凡響。

另一位女客拿着鑲滿閃石的iPhone到處合照,舉止像十多歲的MK少女。酒過三巡,他們越喝越猛,倒烈酒的時候總是「滿上」。我和同事悄悄倒掉杯中烈酒加入開水。閃石女客到處敬酒,喝得豪爽,見我們不勝酒力便拔刀相助:「兩位替我跟X總和X老拍照的話,我便幫你們乾了。」我們怕被她揭穿,急忙說我們會按承諾乾杯。

乘着酒興,粉絲女客高歌了一曲舊歌,某部長也大展歌喉。我不知道大家從這種喝酒會得到些甚麼。友誼?歡樂?肝病?可以肯定的是,桌上的海鮮有的紋風不動,十分浪費。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