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2012

文字創作:《舊同學聚會》

李珍妮在座位內匆忙塗上粉底液、抹點遮暇膏,然後才離開公司。聽說每個女孩都有不化點妝就不願意出門的年齡,李珍妮不相信這一套,只是今晚不想再輸給艾美和凱莉。上次聚會,李珍妮隨便穿了件剪裁有點過時的墨綠色短袖外套,配深藍色的高腰牛仔褲和白球鞋,面對着一個穿英國品牌的碎花連衣裙,另一個穿日本風可愛娃娃裝,一頓飯吃下來感覺自己已淪為佈景。於是她決定今晚就算贏不了,也不能輸太多。
聖誕將至,地鐵裏、街道上就是人多。珍妮順着銅鑼灣的人流前進,尋思着他們跟逆流而上的鮭魚還真沒甚麼兩樣。到了約定的餐廳,以為凱莉會早點來排隊入座,卻不見人影。她說剛從崇光百貨出來,拎着太多東西,現在正全速過來。艾美一接電話就說再過十五分鐘離開會計師樓,馬上掛斷。
珍妮拿了入座號碼,傍着玻璃牆等候。一起輪座的包括兩對年輕情侶,珍妮背過他們,掏出手袋裏的英文小說埋首閱讀。在書店裏猶豫要不要買這本書的時候,凱莉來電話,說難得在網上遇見艾美,更難得她說今天晚上有空,三個人可以來個聖誕聚會。珍妮很爽快地答應了,推掉同一晚上另一個聚會。「真的不能來,那天晚上公司要加班,不知道甚麼時候能走。」大學的聚會,無非是十個八個同學八卦大家的工資,誰和誰在一起,說甚麼也是中學的姐妹來得重要。
她們仨自中一就一直同班,後來連大學也選一樣的,所以常開玩笑說,所謂緣份也就這麼回事。這些年來小風波是少不了的,難得到了今天心裏還想着大家,珍妮覺得每一次相聚都是恩典。
凱莉提着大包小包出現,雙手合十向珍妮點頭示意。「不好意思,買禮物過了時間。別生氣嘛,花了好長時間挑你的那一份。」珍妮看她拿着某日本男裝店的白色紙袋,猜想那是要送給男朋友的。
凱莉打開那個紙袋,拿出一頂黑色帽子和一條棕色圍巾。「剛買了這條圍巾送給阿偉,你覺得怎樣?你確定等一下真的不和我們去唱K?介紹阿偉和其他朋友給你認識。」
珍妮笑着搖頭。「今晚真的不行,下次吧。買這麼多禮物,錢包大出血了吧?」
「哎喲,心痛死了。你也知道我現在沒有收入,不過趁着聖誕節放鬆一下。」凱莉從英國回來以後,幾個月沒有工作。除了和男友約會,輕易不出門,都窩在家裏,這個珍妮是知道的。
「工作找的怎樣了?」
凱莉聳聳肩,看着地板。「還是老樣子,連一個面試都沒有。我現在甚麼職位都無所謂,只求一份工作。但看來最快也要等農曆年以後。」
「喔……」珍妮責怪自己讓氣氛變冷。這條尷尬的問題,難道凱莉還聽得少嗎?「別擔心,一定沒問題的。」其實她根本沒底。當初凱莉的父母讓她去念社會心理學,大家都以為出國是件好事,珍妮自己也盤算着去讀藝術碩士。唯獨艾美一個問,讀了以後有甚麼出路。「差不多該我們進去了。」
入了座,翻開五彩繽紛的餐牌,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討論點甚麼菜。
「艾美怎麼這麼晚啊?」凱莉瞄一瞄手錶。「該不會和上次一樣,臨時要加班不能來吧?」珍妮生日那天,凱莉預訂了壽司午飯套餐慶祝。等到兩點半,艾美來個電話,結果她們倆各自捧一盒生魚片回去。
「這次不會,正坐地鐵過來。」
「你說她今天不會又穿三吋高的鞋吧?」
答案是兩吋半。凱莉指着艾美的紫色鱷魚皮手袋高呼:「又換新手袋,太奢侈了!」
艾美反射地看一眼手袋。「甚麼奢侈嘛,親戚替我拿到折扣。」
凱莉還要說些甚麼,珍妮先開口。「你眼袋又大了,工作還那麼拼啊?」
艾美揉揉眼肚,又用力把眼睛張開一些。「不拼命不行啊,過幾個月考最後一張試卷,假期前得全力衝刺。上星期開始每晚加班到凌晨,要不今晚也來不了。」
珍妮記得,以前艾美雖然戴眼鏡,雙眼卻總是炯炯有神,尤其在說到她讀了哪些書,愛看哪部電影,將來要成為藝評人的時候。當時所有人都以為她將來會是個作家或文化人,連本人也信以為真,大學進了中文系。大三的復活節過後,在學生飯堂,艾美說自己不想教書,試着投考四大會計師行,奇蹟地收到聘書。珍妮這才知道,原來大夥也會有看錯的時候。
「辛苦一點也值得,那是為將來投資,而且拿了專業資格,到退休都不用發愁。哪像我,一點方向都沒有。」
「別這樣說嘛。其實你喜歡甚麼工作?」
「我呀,只要有一份收入高、不太辛苦又安穩的工作,貯夠錢買房子提早退休就滿足了。所以我太羨慕珍妮你了,在公共部門多好!」
珍妮無奈一笑。「我那份工作有多沉悶,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是很舒服沒錯,但……」
「我也羨慕你,你看,我們掙的差不多,但我比你辛苦多少倍。」
又來了,珍妮想。每一次只要她對工作有一點點抱怨,總會觸動到艾美的某條神經。也許工作不是個好話題。
侍應送上主菜白汁蜆肉天使麵和蕃茄醬蘑菇蛋包飯。三人急不及待起動,嚐了幾口,一致認同天使麵不錯,但是蛋包飯有點酸。雖然已經八點多,但門外排隊的人比剛才更多了。
「你們聽說了嗎?」凱莉放下餐叉,雙手交疊擱在桌上。「隔壁班的黛絲年半前結婚了。」
同一時間珍妮和艾美驚呼:「咦!這麼快?」艾美追問:「等一下,黛絲是誰?」
凱莉瞪大雙眼。「你怎麼連她也不記得?就是那個以前大家都不理睬,說她一星期不洗頭的那個。」三人的腦海浮現出一個身穿校服,頭髮油亮的女生,有點佝僂,總是坐在角落。
「喔是她,真沒想到。」
「就是嘛。」凱莉接着說。「聽說還是美國人呢,是公司的同事。下個月去德州定居。」
大家除了羨慕以外,似乎不約而同想到自身,默契十足地嘆了口氣。「多少同學都結婚了,現在連最意想不到的黛絲也趕在我們前頭,打擊好大。」珍妮說。
「凱莉你有男朋友,不用擔心這個。」
「我們才剛開始兩個月,還早着呢。你們有合適的目標沒有?」
「別提了,工作那麼忙,哪有機會?珍妮這樣空閒,比較有希望。」
「來,我們倆明年一起擴闊生活圈子吧。不過,話說回來,今年初我們也訂下了這些大計……」
「時間真的一眨眼就過。我現在都不看月份,只記住是星期幾。」
「總比我好,星期幾對我來說都一樣。」凱莉總結一句。
「你的西班牙語學得怎麼樣?」珍妮試着振奮氣氛。
「還不是老樣子,沒多少進展,早知道學日語好了,好像比較容易。我們吃甜品好嗎?」
三人又翻開餐牌,研究琳琅滿目的食物相片。究竟點哪個甜品,為這頓飯畫上句號,是此刻唯一重要的問題。
看來看去,各自衡量一番後,總有人開口問:「你們點些甚麼?」
珍妮說:「我最喜歡草莓和乳酪,這個草莓乳酪蛋糕正好。但是,薰衣草焦糖布丁在別的餐廳沒有,不試一下有點可惜。」
艾美說:「最近身體不好,中醫說不能吃冰淇淋。焦糖布丁好像不錯,但薰衣草味道太怪了,萬一不好吃怎麼辦?」
凱莉說:「芒果聖代、綠茶慕絲和藍莓果撻都很吸引,我不知道選哪個好,你們說呢?」
她們的視線遊走於各種甜點之間,臉上流溢滿足。
「決定了嗎?吃過甜品我要先走了。」凱莉說。她要了藍莓果撻,艾美點的是栗子蓉蛋糕,珍妮說要試試薰衣草布丁,然後凱莉突然決定還是要芒果聖代。
「聖誕節大家有甚麼活動?」凱莉問。
「讀書準備考試。」艾美不假思索說。
「除了讀書不放鬆一下?」
「有時間便逛商場添置點冬裝吧。你們呢?」
「我還沒有計劃……」珍妮沉吟道。「借了些書和電視劇消磨時間。你有甚麼推介嗎?」
「我和阿偉會去教會慶祝,然後和家人去燒烤。要一起來嗎?」
艾美和珍妮對望一眼。「再看看吧。假期一起去看電影好嗎?」珍妮問。
討論了幾部電影,沒有適合的,時間也不配合。凱莉結帳離座,給兩人送上用百貨公司花紙裹起的禮物。「差點忘記,給你們的禮物。聖誕快樂!下次再約。」
珍妮掏錢包的時候也把手袋裏的小說拿了出來。「最近在看這本小說,描述得很滑稽也很感人,剛改編成電影了。」
「是嗎?」艾美接過小說,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很久沒看小說了。」
「上一次看的書是甚麼書?別跟我說是教科書。」
「講客戶關係的。有些客戶真的麻煩死了,我要學學怎麼對付他們。」
兩個人步出餐廳,排隊候座的人沒有少,反而多了。經過熱鬧的店鋪,她們沒有停下來。珍妮走在後面,觀察到艾美每走一步,右腳腳踝位置都會往外彎,像是隨時會扭傷,看得她一步一驚心。珍妮問過艾美,為甚麼非得穿高跟鞋不可。她說因為老闆、同事和客戶都是很膚淺的人。那次對話之後,艾美的鞋跟一次比一次高。
走到巴士站,剛好來了輛車,上面塞滿乘客。珍妮估計她倆應該擠得上去。艾美回過頭說:「我打的回家,穿這雙鞋站着難受。你要不要一起?」
珍妮一愣。「我還是坐巴士,車站離我家不遠。」她們在人群的縫隙間道別,艾美習慣地把右手握拳貼近臉頰,伸出姆指和小指頭。珍妮知道這是電話聯絡的意思。
同一路巴士線,兩人曾經坐過許多遍。中學放學後,補完習,天全黑了,兩人買點炸豆腐和咖喱魚蛋,排隊等這路巴士回家。車窗外的街道,小食攤還在,人潮熙來攘往也沒有變。珍妮本來希望兩個人可以一起坐車,把握機會聊天,但此刻她也弄不明白,為何反而感到格外輕鬆。巴士在交通燈前停下,珍妮趕快拿出手機和耳筒,啟動播放。悠揚的鋼琴引子過後,台灣樂團的男主唱用高吭亮麗的嗓音唱着「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陽下低頭 流着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
從海底隧道出來,滿車的人擠下去換乘火車。珍妮找個位子坐下,拿出記事本,翻到十二月,在二十三日那一欄記下「與艾美和凱莉在銅鑼灣X餐廳晚飯」,停頓了一下,然後翻到一月、二月,最後是三月份。這幾頁除了記下幾個朋友的生日,幾乎是空白一片。她把記事本合上。
耳邊響起樂曲的副歌:「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 我認真地過每一分鐘」
珍妮按鍵跳轉到下一首曲目。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