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12

關於失敗

兩年一次的書本創作比賽,我又再一次的,名落孫山。

兩個月來閉門不出,日夜耕耘,都付諸東流。雖說贏輸並非必然,但箇中失落,實不足為外人道。

這是一個出版的絕好途徑,我多渴望藉此從死悶的工作解救我自己,不斷地寄予無限的幻想,甚至想,入圍的話,便是給自己二十幾年來最好的生日禮物。但如今都成了泡影。

是在將近下班的時候,終於看了賽果。這一次的失望比兩年前沉重得多,禮貌的笑容從臉上消失了,只想快點歸去。回家的路人走得迷糊,失魂落魄的,指頭在手機忙着跟友人訴說,心卻是虛空的,不知所措。

大家固然說,這並非人生的大挫折,許是你經歷的失敗太少,待明天你就會好起來。

是,我會好起來的。我的失望,比起錯失四年一次的奧運金牌,甚或兩次殺入決賽都輸給宿敵(說的當然是李宗偉),自是微不足道。但是我平凡卑微的一生,仍是有值得我哭的小小失敗。

最初的一次,是小學班際音樂比賽,老師明明讓我負責沙槌的,卻無故撤換我(也許她忘了承諾)。晚上去看期待很久的莫斯科馬戲團紅館演出,眼淚還是禁不住落下。

中學六年級,大家都說要「拔尖」提早進大學。八卦的老師到處說我被香港大學錄取了,放學回家卻收到不錄取通知。我聲嘶力歇地哭,為的不是我落選,而是老師給了我假的希望。

兩年前,待業求職,一份我非常喜歡的工作面試了五次,連CEO都見了,最後連拒絕的音訊都沒有。那是香港人在菲律賓被挾持慘劇的前後,我的小傷感與大悲痛連在一起,倒在床上哭了一整天。還能夠說,我經歷的失敗少麼?

可是,我總算是幸福的。早已過了成名要趁早的年紀, 堅持寫下去,也許就是為了今天這般,抒發失敗的鬱結。僅此而已。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