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2013

「二十一世紀中大的一日」——中大人上廣州

刊登了!在四月一日愚人節這一天。這是中大一個有趣的企劃,廣邀中大人(學生、教職員和校友等)書寫在三月二十一日這個平凡日子的所思所想。嘻嘻,拙作也獲刊登在網站了,謝謝編委們。中大人,投稿吧!

活動網站:
https://www.facebook.com/ThePowerofWordsCUHK 
http://ihome.cuhk.edu.hk/~b129062/

中大人上廣州 
 
如常地上班,如常地盼望周末(還有兩天)。地鐵裏,乘客如常地看免費報紙,或是低頭點撥智能手機。不一樣的是,今天的我除了手袋,左肩還背上一大袋衣物用品,準備晚上到廣州出差。

回到在香港島的辦公室,如常地吃早餐,暖身般打開電腦和屏幕,慢慢調整至工作模式。不同的是,部門月度會議將在十點舉行。說是「月度」,倒不如說「季度」更合適。這一次沒有我匯報的份,可以安靜地旁聽。

連我在內,部門一共有十二位女同事(十二釵),上司當然就是王熙鳳。不是說她毒辣,而是人未至笑聲先至,辦事妥貼圓滑這兩點的確很像。

坐我旁邊和對面的同事都病了,咳嗽此起彼落。她們一個戴了口罩,一個沒戴。我被細菌包圍,但不能病倒,不然就無法享受周末了。

手機自然隨身攜帶,趁大家不留意偷看短信。昨夜進戲院看奧地利導演漢尼卡的《愛》,可惜錯過了開頭數分鐘。朋友傳來失落片段的文字描述,劇情終於變得完整。於是我們討論電影。這是一部特別的電影沒錯,卻並非我們喜愛的。

從電影沉鬱的調子醒來,已是午飯時間,上司卻無意暫停會議。飢腸轆轆的我們最後幸好在酒樓找到位子。

兩點半,會議繼續。

滴答滴答。時間飛逝,轉眼已來到期待五天的周末。這只是我的幻想。現實是,下班後我們終須坐上大巴到廣州,預備參加明天的員工大會。心裏不住地抱怨,為何要員工犧牲晚上的私人時間出差?嘴巴上不敢明言,只好買來六十元的豪華三明治和乳酪,好好慰勞自己。

六點半,大巴從港島開出。

七點十五分,過皇崗關。

八點,打電話給合肥的姨媽問候。試了五六次,終於接通。

九點,大部分乘客在暨南大學站下了車,同事們於是提高聲浪談笑。

九點四十分,辦好了酒店入住手續,婉拒同事腳底按摩的邀請,終於等到歇息的空間……

某年某月某日,王貽興在崇基學院說,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心靈的房間,感動了我那化學系的好朋友。在奔波煩囂的生活中,慶幸我還能從靜坐和寫作當中,開啟通往寧謐的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