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2013

大圍貓事



尖東報攤有忌廉哥,大圍道的中興燕窩參茸也有黑背白臉看門貓。

七月初的周六傍晚,如常在大圍道行人道走着,看見一個女生蹲在中興店前撫摸貓咪的背。如此溫馴不怕生的貓,是可遇不可求的,被朋友家的貓抓傷的陰影猶歷歷在目,腳步卻慢了下來。女生走了,我取而代之蹲在貓旁,掃牠的頭背。貓只是若無其事的瞄了我一眼,依舊安靜地趴在藥店的貨架底。在我之後,又來了一位太太。如是者,中興貓那一天給人掃過多少回呢?

住在大圍那麼久,現在才發現牠,真是慚愧。藥材店的名字也是如此──上月經過上環海味街,赫然看見一部貨車寫着「大圍道」,正是這家藥店的廣告。看來自己平時走路忘了睜開眼,細看生活的地方。

大圍另有兩貓,隱身在文禮閣與火車軌之間的草叢間。一周經過那裏一次,不是每次都得見貓蹤。第一次,有一位叔叔拿食物餵飼兩貓;此後數番遇見,發現其中一貓尾巴很短,怕是曾遇意外。貓十分警覺,眼神戒備,我拍了幾張照之後,便馬上飛進文禮閣的隱蔽草堆裏。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