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015

廣州工作闖蕩記



羊城、省城、花城……這座大城市有許多稱號,距離香港這麼近,卻又那麼陌生。筆者在毫無計劃之下,竟然在兩年間來回粵港為口奔馳,見識了「中國速度」、食在廣州、中港差異云云,以文記之。

廣州花城廣場與仿上海外灘西洋風的農業銀行

珠江新城中央商業區之崛起
讀者肯定有聽過俗稱「小蠻腰」的廣州電視塔。塔之附近,正是廣州新興商業區珠江新城。不多久以前,我還道廣州最熱鬧的市中心乃天河區,哪知道乘著2010年廣州亞運,政府極速發展這珠江濱區。正是此際,公司辦事處從淘金路搬到珠江新城。眼見腳下黃土滾滾,兩周後竟變成綠草如茵的花城廣場公園,一年內國際金融中心 (IFC)、麗思卡爾頓酒店、君悅酒店和高德置地廣場相繼落成,建設比光速還快。

可想而知,此地只宜遠觀,走在花城廣場廣場內,你馬上會發覺地面怎麼鋪得不均勻,好像日久失修似的。如果不是在車上,而是腳踏實地走在高樓之間,路上的塵埃和垃圾,會提醒你這並不是天堂。

行走廣州
因為經常困在老闆的車上,筆者爭取每個在穗城走路的機會,買了羊城通,坐過地鐵來往東站與珠江新城,就是沒乘過公車。廣州的車道,一如大陸其他城市,不怎麼講規矩。地鐵則不然,月台貼了排隊指示,大家都挺遵守的,香港地鐵還是後來才推行斜著排隊分流的措施。


廣州就是大,路寬,綠化也不錯,撇除空氣質素會是個適合走路的城市,當然你還要不怕累。兩年間走過熱鬧的上下九、保留了古城牆的北京路步行街,感受到易中天在《讀城記》說的,廣州這個大市場的鮮活。遺憾的是雖然住在友愛路華僑新村,但未到過附近的黃花崗烈士墓憑弔。

來往粵港,多乘深廣和諧號列車,但廣九直通車一直是最愛。

食在廣州
人在廣州的第一頓竟然是中信廣場的日本菜。廣州人挺喜歡吃日本菜的,珠江新城的和民、吉野家和貴一點的國際金融中心江戶,各有捧場客。粵菜的話,後來在香港報章專欄讀到「炳勝」的大名,可惜當時並不知道它的名氣,沒多留意。珠江新城還有南海漁村等食府,新派的粵菜令人耳目一新。

上司同事都愛吃,辦活動會議得試菜,司機的門路又多,兩年下來吃下多少好料,都不懂珍惜。如今在香港,物價高昂,上佳的食材難得,多少懷念那段醉生夢死的廣州日子。當然,好吃的不一定健康安全,還是家常菜最好。

試過專門開遠車吃藥膳,又在公司附近的維家司廣場麻田會嚐過牛蛙麻辣鍋(真的豁出去了,不管髒不髒)大頭蝦是不俗的越南餐館。山東人家是家不錯的館子。因為同事的關係,又吃過石頭咕的湘菜幾回。

廣州人
土生土長的廣州人,越見稀少。若無深厚的歷史底子,廣州必定難逃深圳熔爐面目全非的命運。跟香港人一樣,廣州人要麼很積極往外跑,精通國語英語;要麼就故步自封,像筆者的同事十分抗拒說普通話,在文化上只認同香港,卻偏偏不是香港人。

說香港大陸化,那麼廣州絕對更加明顯,雙城命途是相依的。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廣州讓我感到熟悉,卻並非我心之所嚮。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